Gang Yu Xing Jing Zheng Xu Zhu Yi San Dian

It had been published by Ta Kung Pao (a famous piece of newspaper in Hong Kong) on May 3, 2007.

港與星競爭須注意三點/ 蕭演東

2007-5-3

香港應注意聯繫匯率帶來的負面效應,注意利用中國內地的經濟腹地,更加要注意利用金融人才。從香港和新加坡擁有的各種外部因素來看,雙方都擁有優越的地理位置,增長的周邊經濟環境,和相似的國際政治經濟環境。但從各種內在因素來看,兩地共有的優勢在於良好的經濟金融發展環境、寬鬆的貨幣管制和有利的政策環境;兩地特有的優劣勢則在於香港的金融監管比新加坡更符合國際規則,相關專業人才及金融市場規模更大,金融市場更多元化,而新加坡在交通和通訊這些基礎設施上要比香港優秀,在匯率政策上要比香港靈活。綜合各方面因素,作為區域金融中心,目前香港相對於新加坡還是有明顯的優勢。但這僅僅是一種靜態比較優勢,它只能在中短期內有意義。

聯繫匯率負面效應

(一)香港應注意聯繫匯率帶來的負面效應。

就劣勢而言,香港的聯繫匯率制度至少有三個方面的固有缺陷。一是貨幣政策不具有獨立性和靈活性。根據「三元悖論」,香港當局一方面要維持固定不變的匯率,另一方面又要允許資本的自由流動,就不得不放棄在貨幣政策上的獨立性。二是無法利用匯率水平變動來調節國際收支。如「9.11」之後的經濟衰退使香港對以美國為首的主要發達國家出口均下降。三是財政政策受到很大限制。在貨幣局制度下,政府只能通過擴張性的財政政策來拉動需求,但其施行力度是受限制的。如果政府實行持續的財政擴張政策,財政赤字的積累將帶來沉重的利息負擔,使政府無力償付。如果將赤字貨幣化,就會導致通貨膨脹和外匯儲備下降,最終導致貨幣危機,使聯繫匯率制無法維持。另外,香港的聯繫匯率制還有潛在的問題,如利率在貨幣危機中可能使香港付出沉重代價,外匯儲備在特定情況下可能不能完全滿足兌付要求等。20多年來的實踐暴露了香港聯繫匯率制的最大問題在於香港政府不能用貨幣政策調控經濟。但香港政府多次聲明不會廢棄聯繫匯率制,並採取了一系列措施強化它。然而,一些補救措施,卻多是技術層面的修補,很少從戰略的高度考慮聯繫匯率制的出路。也就是沒有在中國金融改革的大背景下立足於香港經濟的長遠發展來考慮聯繫匯率制的出路。

利用內地經濟腹地

(二)香港應注意利用中國內地的經濟腹地。

就優勢而言,香港應特別關注的不是監管體制比新加坡更符合國際規則;也不是金融市場規模比新加坡大,市場更多元化。譬如在歷史上香港的銀行業和股票市場就比新加坡發達,並且一直為香港有關當局高度重視,結果香港在這兩方面一直有很大優勢;對於新加坡的外匯及衍生產品市場也屬這種情況。所以即使在原來的基礎上投入更多,就短期來看,可能是邊際收益遞減,就長期來看,是規模經濟還是規模不經濟也不能由政府當局決定,更多的是取決於對金融市場的長期資金需求和金融及相關專業人才的素質。

業界幾乎無人不知中國內地是香港的經濟腹地,對香港未來的發展有不可估量的正面效應。但卻很少人留意早在2000年,新加坡就提出了把所有距離新加坡不超過7小時飛行時間的國家和城市都當作自己的經濟腹地。也就是把新西蘭、澳大利亞、中國等國家都作為新加坡的經濟腹地。2004年,新加坡就開始實施這一戰略設想,與新西蘭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2005年,又和美國、日本、澳大利亞等國進行這方面的談判。

香港與內地的經濟往來中最引人注目的是2003年6月29日兩地簽署的CEPA。CEPA主要涉及貨物貿易、服務貿易和貿易投資便利化。由於在世界貿易組織框架下沒有一個主權國家內不同關稅區經貿合作的先例可循,加上兩地不同的經濟政治法制體制等影響,引發了一系列法律問題。解決這些問題相應的措施有:在爭議解決方式中引入「仲裁」機制,在邊境設立陸港實行「一地兩檢」制等。顯然,及時正確地處理這些問題,有助於兩地經濟聯繫更迅速加深,為香港與內地企業的經濟聯繫創造更多的機會。另外,香港政府應創造更多機會讓兩地企業增進相互了解,讓兩地企業利用時間磨合。

(三)香港應該更加注意利用金融人才。

新加坡引進人才的主要手段和措施有三個方面。一是用優惠政策和較高待遇吸引外國人才。新加坡政府提出「三最」,即用最好的工作條件和最具挑戰性的工作吸引最優秀的人才。具體的措施包括企業在招聘人才方面的支出享受減稅,為人才提供高薪和住房的同時加強對人才的培訓。二是從上世紀80年代就開始制訂詳盡的移民計劃,並形成了一整套機制。三是制定富有吸引力的留學政策。新加坡通過提供獎學金等手段,把國外一些優秀的中學生和大學生招到新加坡就讀和培養,並與學生簽訂畢業後為新加坡至少工作6年以上的合同。這些措施在吸引外國人才方面取得了顯著的成效。到2004年初,已有8萬多名外籍高、精、尖人才受僱於新加坡的跨國公司,3萬多名信息與通信專業技術人員中有30%來自國外,高等院校有近40%的教授和講師是外國人。

吸引人才留住人才

相比之下,香港在吸引和留住人才方面顯得遜色。譬如在2005年香港只有8%的企業為員工提供正規培訓。香港民建聯在2007年的主體報告中也提出香港傳統金融業務的人才雖不少,但衍生工具的專才並不足夠。內地專才的准入門坎很高,越來越不符合發展的需要。就本地培養金融人才來說,香港的前景也不容樂觀。香港人口年齡結構老齡化越來越嚴重,65歲以上的人口由2001年佔總人口的11.2%上升到2005年的12.3%。而初步的數據表明新加坡該項指標在2005年為8.3%。

香港在招攬人才上的三種計劃,即移民計劃、針對內地人士的輸入內地專才計劃和針對海外人士的一般就業政策。然而,有關資料顯示,從2004到2005兩年通過不同計劃獲准赴香港工作的海外及內地專才共有47972名,但只有365名內地學生畢業後留在香港就業。可見,這些計劃遠遠達不到預期的效果。

「COL研究」的一項結果,即在營運成本、生活質素、文化和語言,以及商業樓宇的質素和供應等方面香港與新加坡差距明顯,也說明了香港對人才的吸引力比不上新加坡。這一結果並沒有引起香港有關當局的充分重視,而它在如何提高香港吸引和留住人才的能力方面卻有著重要的指導意義。另外,筆者認為香港政府應通過市場調研等多種手段,弄清海內外人士在香港定居就業率低的原因,對症下藥,制定系統完備的外來人才政策,提高國際競爭力。另外,也要重視加強本地專業人才的培養。

Advertisements

About Yandong Xiao

I graduated from Shenzhen University with a bachelor's degree in Economics in 2007.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